12家券商价格战竞争被约谈,“赔本赚吆喝”图什么?

剥离冗余信息,直击事件重点,这里是《重点来了》。财新视听总编辑张鸿,每天几分钟,带你把大事看得更明白。

券商在承销债券的时候,报出低价来打价格战,这事已经成了行业的痼疾。最近的两只央企债券的承销招标过程,再次引发了监管的注意。

昨天证券业协会发布了一条消息说,在两天之前已经和证监会的债券部和机构部一起,对12家参与了央企债券承销招标的证券公司进行了现场约谈。

实际上,这几年里券商压低承销费用已经形成了习惯。曾经就出现过100亿元规模的债券,最后只收了几万块的承销费,连项目组的差旅费都覆盖不了。

明知要亏本,为什么券商还是要抢着做呢?这一次监管再出手,又能不能让市场秩序回到良性的轨道?

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这个话题。

承销1亿只赚3000

收入甚至覆盖不了差旅

这几年里债券承销业务一直在打价格战,不计成本地亏本承销,这已经是家常便饭,特别是在央企项目上,机构崇尚的是“规模为王”的原则。

比如说,中国铁投的这个100亿元的公司债项目,信达证券、中信建投和华泰证券,这三家的报价是最低的,费率只有0.01%,折算下来也就是100万。国泰君安和申万宏源这两家报价稍微高一点,但也只有万分之三的费率。

另一只央企债券中核资本,计划发行40亿元的公司债,其中最低的报价是中银证券的0.007%。不过,报价最低的两家并没有入围,这个项目最终选择了三个报价稍高的券商。不过就算是这样,这三家的报价平均值也只有万分之三,总的承销费用大概是120万元左右。

再早一点,去年四月的时候,海南控股公告了中期票据的主承销商选聘结果,算下来,最终的承销费用每1亿元只要花3000块钱,而且还得中信证券和兴业银行这两家机构平分。

一位券商投行部的总经理,就对这事忿忿不平,他表示,“这个承销费连去海南的机票钱都不够!”

承销费用低价竞争

背后有哪些原因

券商们“赔本赚吆喝”,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呢?

这和我们之前说到的,在IPO承销业务里的价格战,逻辑上有些类似。

从一方面来说,这是同质化竞争的结果。

首先,现在比较好的项目,比如像是AAA评级的债券,其实都有信用背书,并不存在潜在的风险溢价。券商要在经销费用上报高价,多少是缺点底气的。

而且,现在的券商服务面临着一个严重的问题,那就是同质化。在审核强监管下,产品从申报到发行,各个环节都是标准化的。竞争者们各自的承销服务,谁比谁好,其实也没什么地方能体现出来。

另外,企业要融资,公司债也不是唯一的渠道,甚至有的间接融资的办法,成本还要低一些,这自然就压低了债券的承销费用。

△在整个行业陷入价格战后,小券商更难有出头天,头部券商之间的竞争也在日趋激烈 图/视觉中国

不过更核心的原因,还是在于券商一味地追求规模,为了抢客户而不择手段。机构要是获得了优质客户,比如说央企,它就能取得规模效应,而规模做大了,议价能力自然也就高了。

一位中小券商投行人士说,抢客户才是最重要的。对于公司来说,抢到好客户就不愁没钱赚。除了承销,也可以从融资、股权、资管等其他方面获得盈利,在承销费用里少赚点,实在不算什么。另一位投行人士也表示,券商真要赚钱,靠的都是AA国企和民企。

而要是对这个由来已久的现象追本溯源,有投行人士就认为,这和2017年的一份饱受争议的文件有关。

这份文件是证券业协会的《公司债券承销业务规范》的征求意见稿,虽然这份文件之后并没有真正出台,但还是给市场机构带来了不小的竞争压力,券商们更是如同惊弓之鸟。

里面提到,公司的承销资格要和评级挂钩,一家券商要拿到公司债的主承销商资格,就必须在两年内至少拿到一次A级的评级。而非A类的券商公司要想取得主承销资格,就要在公司债承销金额行业排名里,排到前20位。

如果这个规定真的实施了,那么111家证券公司里,大部分都要失去主承资格了。这在当时直接引发了券商的恐慌,抢破头也要做大规模,逐渐成了行业共通的做法。

△当地时间2021年1月12日,2020年7月,为了竞标央企21亿的公司债承销,八家券商角逐,最后中标者费率仅万一水准,超低价恶性竞争行为曾引发监管调查 图/财新网

监管加强关注

能否治愈顽疾?

不过近年来,风向也在发生转变,监管部门对承销价格战屡屡表示了关注。

2019年10月,证券业协会发布了一个试行的《证券公司公司债券业务执业能力评价办法》。这份文件意义重大,因为它转变了机构评价思路,把之前和牌照挂钩的评级方式给纠正了过来,更加强调整个券商的规范执业,一家券商资质如何,主要看的是内控和执业人员的质量。

再比如咱们前面说到的,去年海南控股公告了十万分之三承销费用的当晚,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就说已经关注到这件事,正式启动了自律调查。

再来看看最近,去年12月底,证券业协会终于启动修订《公司债券承销业务规范》。

……

· 张鸿说 ·

损害市场秩序

最终殃及行业自身

券商的价格战还在打个没完,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机构的执业质量肯定要因此下降。

有机构投行部人士作出了分析,债券承销成本包括人工、差旅、尽职调查、方案设计、材料制作申报、监管机构沟通、发行推介路演、存续期管理等等。就算债券体量再小,这些流程也还是一个都不能省。这种超低的承销价格,怎么能保证项目人员勤勉尽责呢?

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完成尽职调查保护投资者权益,这也是券商的本分,只是陷入了压低报价的恶性竞争里,就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这么一来,市场的选择机制就失灵了。承销机构本来应该扮演的是看门人的职责,但因为没有进行严格的筛选,现在看来,只起到了一个通道的作用。这就给债券的市场风险埋下了隐患,最终也会伤害到行业自身。

这些前因后果,其实也不需要多说。过去一年里频频爆出的信用债违约,已经足够给市场提醒了。

排版:曾一埔

posted @ 2021-02-23 09:23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正规彩票网站平台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